医生对患者说的话也具有安慰剂效应?

日前,来自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科学家们发现,医生在给病人开偏头痛处方药物时向病人提供的信息会对病人在治疗后的感受产生重大影响。这些发现为一种理解添加了证据,这种理解认为正面的信息加上服药的仪式性活动可对医疗有效性产生影响。当我们去看医生的时候,我们期待会感觉变好而不是变坏。安慰剂效应就是以这个理念为中心的;即一个人的期待及信念会驱使症状及其所报告的健康状况得以改变,即使是在接受了没有活性的药物或是虚假的诊疗之后。自从科学家们开始研究安慰剂效应以来,患者在接受了安慰剂之后其从慢性疼痛到过敏等每种情况都得到了改善。然而,这种现象背后的机制仍然是晦暗不明的,而有关安慰剂效应是否是真的存在也仍然有争议。

        在临床试验中,安慰剂效应常常会与自发性的改善及统计误差混在一起,这使得将安慰剂效应与其它因素进行厘清变得困难。在 66 名患有发作性偏头痛的病人中,研究人员对向患者提供的治疗信息是如何改变所报告的头痛情况的进行了观察。参与者被给予一种安慰剂或是治疗偏头痛的药物利扎曲坦。研究人员表示:“我们选择偏头痛是因为它是一种自然发生的病理情况。而且它是一种药物治疗实际上有效的疾病。”当偏头痛发作后进行治疗时,文章的作者会明确告诉病人他们得到的是安慰剂或是利扎曲坦,或告诉病人他们得到的可能是两者中的任意一种。在治疗时(在发生 7 次连续性偏头痛之后马上进行治疗),病人被告知了不同的信息。
        他们被告知其头痛会减轻、会增加或他们被告知不确定的信息。研究人员发现,总的来说,给予偏头痛患者正面的信息可渐进性地同时增强安慰剂及药物的功效。但是给予病人任何种类的药片似乎也能对偏头痛有帮助。被错标为利扎曲坦的安慰剂治疗能够与错标为安慰剂的利扎曲坦同样有效地减轻了疼痛的严重程度。而且即使当安慰剂治疗被诚实地标为安慰剂时,病人也会与没有治疗时相比报告较少的疼痛。研究人员表示:“很明显发生了某些情况。
        我们告诉病人我们在请他们帮助科学。我们没有告诉他们要期待任何更好的感觉。”研究人员推测,可能有一种“具身认知”或“身体记忆” 启动了神经生物学变化,即使是在病人知道某个药片并非真的药物时它也会发生。这些发现表明,给病人开药时的环境是有关系的,而正面的信息可以是一种强效的药物,至少对偏头痛是这样的。药物和病人的期待可能对成功的治疗是同等至关重要的。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来探索这些发现可如何应用于临床实践及研究设计。